nba可以赌嘛「NBA嗜赌如命打牌打2K可以赌就连保罗是上篮还是扣篮都能赌」

去年的这个时候,美国的最高法庭宣布废除了《1992年职业与业余球员保护法》,其中有一条规定,禁止在除内华达州之外的其他地方进行体彩赌博行为。而如今,已经有8个州允许进行体彩赌博,而因为其他州也准备效仿的缘故,这个数字只会越来越大。

NBA球员们肯定是不被允许去下注某一场比赛的,同样的也不能去尝试操控比赛甚至是打赌。NBA协会也特别强调:任何人都不能直接或者间接地,使用金钱或者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对一场比赛的结果进行赌博。任何这么做的个人,将会受到NBA委员会的不可上诉的惩罚,这些惩罚包括,罚款,禁赛,开除NBA资格,甚至是禁止参加任何和NBA有隶属关系的联盟中的比赛。

然而即使这么说,球员们其实也是被允许在和NBA无关的比赛中进行赌博的,例如卡牌,射击甚至是电子竞技比赛,或者是NCAA的疯狂三月等等。尽管这能够被看作是一种增加队中友谊的的手段,它同样会带来一些争吵(尤其是当赌注变的很大的时候)。HoopsHype和一系列的NBA球员有关在赛季中和队友之间关于赌博的那点儿事聊了聊。由于他们在分享一些较为私人的故事,本次交谈中他们均以匿名形式出现。

纸牌游戏可以赌

打牌可能是在NBA队友之间出现的最大众化的赌博形式之一了。Booray则是在NBA(甚至是职业体育界)最常出现的体育游戏之一。如果一只NBA球队在一架航班上通勤,那么很大概率,有的队友会拿出纸牌然后问你来不来一局Booray;它就是那么的无处不在。

“我们在飞机上随身大概会带一吨美钞吧”一位NBA球员说。飞机上大概会有三十万美金左右。这很疯狂。”

球员们在这个游戏上一掷千金输掉一笔巨款的故事数不胜数。

“一个球员能够输多少钱,往往取决于这趟航班的时间有多长,”一位NBA球员解释。“大部分时候,我们打牌的金额都不会很大,但是一旦航班开始缓缓降落,我们就会将金额翻倍,直到最终降落到地面。有时候我们一手打100美刀。而如果是那种横跨全美的航班,一个球员输掉一万美刀或者1W5美刀都不稀奇。一趟航班输掉这么多!我通常只能眼巴巴地看。有时候,我会和训练师们打1美刀的那种小牌局。而当我们打的是那种100美刀一局的Booray牌戏时,你会看到绿油油的美钞被甩来甩去的场景。”

而凯尔特人则有着“牌桌三巨头”的传说,保罗·皮尔斯,加内特和雷·阿伦都是嗜赌之徒,他们会在航班上玩Booray,“在飞机上对赌劳斯莱斯”,他们在航班上输掉五位数美金的频率远超你的想象。

“我曾经和一个带着一大袋钱的球员对赌过,然后他输光了他的那袋子钱,”一位匿名球员说。“那里面至少有25万美刀吧,他就那么输光了。后来他不仅是输光了钱,他还借了其他球员的钱,然后也把那输光了。他不得不在下一次客场旅行的时候带上更多的钱,把之前的赌债付清。”

“我有次看到一个NBA球员在季前赛的时候输掉了4万美金,那会儿我们甚至还没拿到我们的第一笔工资呢,”另一位球员说。“他当时还是底薪合同,我当时被他做的事情惊呆了!”

“如果我把我队友输掉的金额加总起来,估计都够买台宾利了吧,”一位前NBA球员说。“Booray的金额是越玩越大的。有一次,我们队的一位老将实在是恼火极了,他用他身边的一切东西拼命地撞击着飞机的窗户,因为他玩booray输了很多把。他真的恼火极了。有几个球员——拿顶薪合同的家伙们——和他们打booray总是能让人很沮丧。因为他们能不断地提高筹码,扔很多钱进去,因为他们不在乎他们会输掉什么。而同时,其他人都会害怕输掉那么多的钱。”

当然了,有大输家,自然也会有大赢家。一位匿名球员透露,他们听说泰·劳森曾经在一次短途客场旅行中赢了超过一百万美金。四年前,劳森登上Reddit论坛,参加“终于轮到我了,大家有什么想问我的”活动,而当时加里纳利开玩笑地在下面评论,揶揄这位控卫是“历史上技术最差的booray玩家之一。”劳森则反唇相讥,“看看你自己的点数吧..我从牌桌上赢过一辆宾利呢,”这个回应多少证实了人们关于他牌桌流言的真实性。

“如果你玩Booray,你肯定会在某个时候输的很惨的,但是最终也会有一些好运的家伙能够赢大钱,”一位球员说。“我想,在赛季终的时候,大部分球员应该是不赚不亏的状态——除了那些运气真的差到家的家伙们。”

即使大部分人都对这种飞机上的booray游戏持欢迎态度,新秀们或者拿底薪合同的球员参加这种游戏也还是需要谨慎(一次可能耗费掉他们数千美刀的工资)。他们通常不能承受如此高额的损失,不像他们的老将队友们。

“你需要知道何时退场是最合适的,尤其当你是队里的小年轻的时候,”一位前NBA球员说。“有时候,你看那些老将们,没有起到应有的表率作用,而是在怂恿新秀们来赌博。他们当时就像,‘来啊~来玩啊,你不会害怕了吧?”他们很容易让年轻球员们陷进坑里,但是这样的新秀往往承受不起输那么大笔的钱。我对于新秀们的建议则是,当老将们在玩booray的时候,不要跳进这个坑里。这不是你该做的事情。“

“我看见过新秀或者G联赛上来的短期合同球员们在几分钟里输光了他们的所有钱的,然后在这段航行的剩余时间里,他们就会非常的痛苦了,“另一位球员补充。”真的不忍直视,太残忍了。”

值得一提的是,booray确实招致了和NBA从业人员的一些批评声。

“站在我金钱的角度看,Booray属实是被创造出来的最糟糕的一种游戏了,“一位NBA球员经历说。”我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家伙都在玩这个。这就是个蠢的不行的游戏,会引起许多的冲突,因为毕竟那都是钱啊。同样的,因为大家来自不同的地区,所以你玩booray的方式和你对规则的理解通常取决于你来自哪个地区。当我去赌场玩轮盘赌的时候,我清楚规则是怎么样的。但是在booray里,你可能要花点时间才能理解牌桌上的通用规则,所以当你知道你在干啥的时候,你已经输掉快两三万美刀了。另外,当你加入Booray的时候,入场费可能会高达5万美刀,所以你马上就先没了这五万,你自然会想继续玩,然后尝试回本。这就像其他任何一种赌博一样,你总是会想去回本。但是这基本上是个无底洞,你只会越输越多。这就是个糟糕透顶的比赛。在NBA这很流行,然而在NFL更甚。NFL里booray无处不在。”

“感觉你就是在不断地给别人送钱。任何时候,如果你投了很多钱进去,那么比赛气氛都会迅速升温。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我是球队的GM或者主教练,我绝对会禁止他们在飞机上玩这个。我认为这会导致许多的问题,不值得让他们放开玩。在NBA,队友们为了Booray打的架要比他们为了任何其他东西打的架都多,包括女人。许多球员都惹了一屁股麻烦,就因为Booray。”

记得那次阿里纳斯和贾瓦里斯·克里坦顿被卷进一起争吵时间中,然后两人在奇才更衣室里持枪相对的事件吗?那次争吵的开端就是Booray。

正如这位经理建议的那样,灰熊的确在2011年那次阿伦-梅奥争斗事件之后禁止了球队进行任何赌博行为。在这条规定出台前的一年,篮网同样禁止在他们的航班上进行任何的赌博行为,作为对阿里纳斯-克里坦顿事件重演的一次预防。

“当厄尔·博伊金斯在夏洛特的时候,他并不想参加我们的Booray游戏,因为他认为这和纯粹碰运气没啥区别,那些有钱的球员自然会有优势,他们能够不断地砸钱进去,直到他们能够回本甚至赚上一笔。”一位匿名球员说。

“博伊金斯说服了大家去玩扑克,德克萨斯人比起Booray更喜欢扑克。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博伊金斯快在飞机上赚到了自己一份合同的薪水了——这就是他从扑克游戏里赚到的。他基本上拿走了所有人的钱,然后自己成为了庄家。他还装进自己的背包里了。有个小本本去记下每个人的操作。他从牌局里赚了如此多的钱,以至于背包都装不下了。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疯狂的事情了。他Cleaned UP了!”

德克·诺维斯基同样是个扑克狂热粉丝——他甚至和他的独行侠队友与职员们们举办过一次大型的扑克锦标赛,入场费20美刀。

投篮比赛也能赌

卡牌游戏之后,射击比赛是另一项NBA球员中第二大众的游戏(尽管在电竞项目中下注的趋势正在逐渐上升,现在多少球员都喜欢打电子游戏啊)。

在训练之后,大个子们有时候会轮流投三分来一较高下,而后卫们则会尝试在半场远的地方进行投篮比赛。至于下注的金额多少,则因球队和球员而异。

和Booray比较的话,很明显在投篮比赛中下注的金额会少很多。然而,这依旧是普通人难以承受的重注。两位球员声称他们曾经见证了自己的队友们于一次半场投篮比赛中下注一万美刀,赌谁能率先命中半场投篮。

“球员会在半场投篮这个项目上押上几千甚至几万的美刀,这就是很傻,“一位匿名球员说。”我才不会参加这样的打赌呢。“

“我见过一项比赛,球员们先后投篮,然后第一个投丢的人会输掉一千美金。“一位匿名经理说。”我曾经见过球员们在三分线外投10个球,然后谁命中的次数最多,谁就能拿到1000美刀。尽管这并不常发生。”

“有的球员还会玩浮动赌注,例如第一个从半场投中三分的人拿到100美刀,“另一位匿名球员补充。”然后整个赛季他们都会这么做,而不是一次就完事儿了(所以赌注会不断上浮。”

一些NBA球队会因为特定的禁令而对球员开出罚金。例如,如果一位球员吃了对手的假动作,那么他就必须付200美金的罚单。其他可能招致罚款的错误包括在球队会议上迟到,如果一位新秀忘记给老将们买饭了,那么也可能吃到球队的罚款。但是,这些钱去哪了呢?

在这些会有罚款条例的队伍里,一年中会有几次的时间,球员们会全部从半场开始投篮,然后任何一位命中47英尺外投篮的球员,就能够拿到所有罚款的累积额。

一位球员说,有时候球员和教练们会分成两队全部去投半场投篮,而那个先命中半场投篮的团队就能在队中瓜分奖金。

“有的教练还会问自己的队员要不要和自己一块比投篮。”一位匿名球员说。“拜伦·斯科特定了一条规则,如果你在训练中迟到了,你每迟到一分钟就会被罚款50美刀。他会让你选,是和他比投篮比赛,赢了免单,输了加倍。”

“而无论你选择什么赌注,斯科特都能接受,因为他仍旧投篮贼准。一大堆球员都被罚过款,我们会组织一个半场投篮比赛去看看谁能赢得这笔钱。有时候,教练和球员们会分成两队,然后赢下投篮比赛的队伍将会瓜分奖金。”

愿赌服输,在NBA非常重要。一些队友会比其他人更大度一些,他们会给时间给你去延期付款。然而,很多队伍都会有这么一条规定,就是在你还清先前的赌债之前,你不能够参加任何的赌博游戏。(在一些球队里,球员们会在下一趟飞机上才把先前的赌债还清)

“有些家伙会一直拖着不还钱,说‘咱打牌又不是玩真钱。‘是,就是玩真钱!还钱啊!”一位前NBA球员说。“这关乎信守承诺的问题。”

电子游戏更能赌

如今很多球员都喜欢电子游戏——像是NBA2K,Madden,FIFA这样的体育游戏,或者是堡垒之夜,吃鸡,游戏,Apex英雄这样的多人游戏。

电子游戏如今在年轻球员中间非常流行。比起过去的十年,如今电子游戏在NBA球员中的热度要高出不少。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生错时代了,但是我一直都喜欢电子游戏。我在不同球队的队友,好像都不怎么喜欢打游戏,”一位已经退役的匿名球员说。“如今,看上去很多球员都会打游戏了。你会经常看到他们在推特上聊这些。”

NBA球员们的空闲时间还是挺多的,很多人都会打电子游戏以消磨时光,获得短暂的闲暇。

“许多球员会带上他们的电子游戏设备一块儿客场旅行,”一位匿名教练说。“他们会带个行李箱,然后把他们的电子设备塞里边!他们会把那个带到酒店的房间然后打游戏。有的球队甚至会为球员准备个电子游戏休息室,在那儿球员们可以一块儿玩。”

NBA去年发布了NBA2K联赛,而一些职业电竞玩家则透露,有些NBA球员曾经向他们咨询过游戏中的建议,甚至个别人拥有去和2K职业玩家面对面交谈的机会。像很多朋友一样,NBA球员有时候会在电子游戏中下注,赢一局100美元,让比赛更加有趣。

当堡垒之夜大火的时候,很多年轻的NBA球员开始玩这个,然后在游戏里和朋友对垒,打赌。

“如果一支球队在酒店下榻,一些球员会去玩堡垒职业,而杀敌数最低的那个家伙就要向其他队友支付100美刀,诸如此类的事情。就是找乐子消磨时间嘛。”

除了在电子游戏世界的对垒中下注之外,有的球员还会组织电竞锦标赛,每个球员都需要付入场费,然后胜者将通吃所有入场费。

有的队伍还会举办2K锦标赛,或者MaddenNMFL锦标赛,一众队友都会参与进来,高额的奖金会吸引他们参加到这种一场淘汰制的比赛中来。

非NBA的竞赛项目肯定能赌

球员们都会对疯狂三月十分感兴趣,而如果他们的母校会参与其中的话就尤甚了。

就像其他人一样,很多NBA球员会和朋友一块儿会填写那份预测表。

“很多队伍都会对疯三进行预测,”一位球员补充。“参加的费用只是20美元罢了,我还没有见过谁会在疯三的预测里一掷千金的。”

然而,一位NBA球员说,他曾经参加了一项疯狂三月的预测比赛,一众NBA球员都加入了进来,而入场费是1000美元一人。一般而言,20美元至1000美元的入场费是更常见的数字,有时候,一些职员也会参与进来。

“我们每年都会有疯三的奖池,”一位退休的老将说。“我有次还赢了呢!在许多队伍里,这种比赛都不仅仅局限于球员之间,NBA的其他人员也会参与进来,就像训练师啊,装备管理员之类。”

同样的,当两个队友的母校在篮球(有时候是橄榄球)比赛中碰面时,自然而然的就会生成一项两人之间的100美元的赌注了。几位球员提到过这项规则,声称这是在大多数NBA队伍中都会有的通行规则。球员还可以在100美元上额外加注,例如能让输了的那位球员在公开场合穿上对手的队服。同样的,这也是出于增进友谊并且顺带让比赛更刺激的考量。

“基本上如果两只队伍对垒,你一定会看到球员之间为这个打赌,”一位球员说。“如果一个球员支持杜克,另一位支持北卡,那么他们就会提出一场对赌。有时候,是赌钱。有时候,输家要穿对手的球衣(如果两只队伍是死敌的话就更会这么做了),有时候这两项都会做。”

同样的,许多NBA球员会支持NFL的队伍或者MLB的队伍。而如果两位足球粉丝或者棒球粉丝的队伍碰面了,那自然的,又一次100美元的赌局自动生成了。詹姆斯和韦德就在2016的世界巡回赛中这么赌了一次,所以,在克里夫兰印第安人输给芝加哥小熊队之后,詹姆斯不得不穿着芝加哥小熊队的队服(棒球联赛)公开露面。

这就是NBA中的一场普通的赌局,尤其是当球员们都对自己喜欢的球队很自信的时候。例如,一位球员曾经提到杰拉德·华莱士(爱国者队的忠实粉丝),会走进更衣室里,然后大声询问有没有人愿意和他对赌爱国者队下周的比赛胜负如何。

这就是这个国家一直都在发生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这番对话发生在更衣室里。

比赛中咱也能赌

一些NBA球员会在他们自己的比赛中为一些积极的回合设置奖金。这种鼓励能够上升到全队的层面(例如给那些成功造了对方一个进攻犯规的人100美刀的奖励,这在很多球队都适用)有的队友还会打赌,看谁能够现在对方的头上扣篮。

正如前文所踢到的,设置各种各样的惩罚条款的球队,有时候会将这些罚款转而设置为奖金。

“这和赌博没啥关系,更像是激励你的队友在比赛中做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位经理说。“我曾经听说过这种事情,有时候,奖金不一定是现金,而是你的队友会把你的午餐包了,诸如此类的事情。”

澄清一下,这不是什么像NFL的Bountygate丑闻一样,并不是说教练们会鼓励自己的队员去伤害对方的球员。那些和HoopsHype交流的球员都强调,这项奖励的设立是为了鼓励队员们积极比赛或者在比赛中达成一些有趣的成就。这些比赛中的“竞猜点”有:谁能够先在对手头上扣一次篮?谁能够先投中半场压哨球?一位矮小的控球后卫能不能在某场比赛中上演一次扣篮?

“像保罗和康利这样的家伙,他们能够扣篮但是很少在比赛里这么做,会和队友打赌,看看他们能不能在某场比赛中扣上一次,”一位球员说。

“你同样能看见一只队伍同意将季后赛的奖金分享出来,去奖励某个特定的球员,”一位球员经理说。“当谈到这种关乎荣誉的事情的时候,NBA球员都会慷慨地照顾彼此。”

季后赛分红是一种奖励进入季后赛球队达到某种里程碑的奖励(例如常规赛胜场数最多或者打进了季后赛的下一轮)。球队会被给予一笔奖金,并且允许队员们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私下分配。

也有过这样的例子,一只季后赛队伍承诺,如果他和球队签约而球队打入季后赛的话(尤其是当这位新球员要降薪才能加入球队的时候),他将被给予他们的球员季后赛的分红。2017年的季后赛,利拉德就鼓励他的开拓者队友去将他们的22万的季后赛分红捐赠给了默默奉献的幕后工作人员。

几位匿名球员声称,在短途的客场旅行中,所有球员们都将自己的津贴放进奖池里的情况并不常见。津贴是在客场旅行中给予球员的餐费补贴,球员们通常每一次客场能得到133美元的补助。

这意味着这种赢家通吃的津贴赌博中,奖池能够积累到大约2000美元(甚至更多,如果某位球员头脑发热决定将他几天的津贴都放进奖池里的话)。尽管这种聚众赌博确实能够将一支球队团结在一起,它同样也能带来冲突和一些麻烦事。

“它对球队而言就是双刃剑——这取决与和你一块打牌的人人品怎么样,”一位退役匿名球员说。“很容易这就会从找乐子变成私人恩怨。”

“我认为在队伍里任何和篮球无关的活动,都能够帮助团结球队的友谊。”一位匿名教练说。“但是你必须要知道界限在哪儿,你要在竞争和过热的竞争之中把握平衡。这就是最重要的,明白界限在哪里,咱就不会惹麻烦。”

文/小欧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