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又有人打假赛海涛愤怒的到底是什么

3月27日,《DOTA2》著名解说海涛在微博中控诉了ROCK.Y和Ulrica两支队伍在DPL比赛上公然打假赛,“(两支战队)明显互相买了对面十杀的队伍疯狂飙演技,共同为观众们奉献了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

一时间430、TeD、SKY、国土无双等圈内大佬纷纷声援,再经过网友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发酵后,引发一场电竞行业的“地震”。

趁着“余震”还在,想聊聊海涛之怒的根源是哪里。

结构性失调的赛事体系

说起来,《DOTA2》的“假赛”很难得到彻底根治,这是因为核心电竞生态所决定的。

过去的几年里,TI的奖金数额之高令人乍舌,其中既有玩家贡献部分,也有Valve逐年增加的固定奖金池,在TI上获得名次的队伍们可以拿到不同金额的奖金。TI7的奖金池定格在2400万美元,冠军Liquid收获1000万美元,而获得了2345名的中国战队也拿走了奖金池的一大半,其中第二名的Newbee战队拿走了365万美元,第三名的LFY也有240万美元。不管放在哪个行业里,这样高数额的奖金无疑是让众人竞争的最好动力。

每年TI之际,央视和众多传统媒体都会准时参与报道,但他们报道的方向却离不开“巨额奖金”。这么多年来,Valve也是依靠奖金的累计来提高赛事的知名度和活跃度,并且一手打造了以奖金为基础的高质量邀请赛——TI、Major和Minor。

在过去很多刚参加完TI的职业选手选择退役,而在下届TI之前又再次复出,努力冲击TI之后再次休息,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观众和玩家们也见怪不怪。毕竟在《DOTA2》这样相对分散的赛事体系中,选手个人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这也是《DOTA2》的赛事弊端所在。

TI更像是全世界DOTAer一年一度的狂欢,狂欢之后,俱乐部何去何从,选手何去何Valve并不关心,同样观众们也并不关心,只待来年TI。而Valve在提供巨额奖金之外,也没有打造电竞生态层面的意图,这让俱乐部在选手约束和俱乐部的管理上都相当松散。此时,管理选手的重担只能压在俱乐部身上,通过管理或者其他什么去留住队员,而选手的自身选择和素质也变得异常重要。

尽管如此,俱乐部还是无法控制选手的去留。

尤其Valve在今年引入类似于网球ATP积分制的概念,各11项Major、Minor赛事将会按照奖金和规格类比为ATP1000-2000,选手将通过取得名次来获取积分,而TI则会像ATP世界巡回赛总决赛一样,根据积分邀请队伍参加,这意味着,拥有积分的选手们即便是临时组队,也可以通过积分去参加TI。

俱乐部得不到Valve的支持,在个人发展大于俱乐部的发展环境下,俱乐部的发言权大大降低,选手们行为也无从规范。一线俱乐部和选手尚且如此,何况二三线俱乐部和选手。

在这种资源相对松散的结构中,当那些二三线俱乐部和选手没钱可赚,为了求生计去打假赛就变成了可能。

当假赛变得“情有可原”

据某菠菜网站的资深使用者说:“在《DOTA2》的比赛中,很多人都愿意买十杀的盘,因为十杀不受比赛胜负的影响,毕竟‘随便打’。”

这样的说法未免有些片面,却又有一定的合理性。“也许是看不到自己在职业方面有所突破的二三线队员开始寻思旁门左道的‘原因’吧。”圈内人如是说。归根结底,《DOTA2》是制度性的硬伤。

在历史上看,《DOTA2》的这次假赛并不是第一个案例。早在2015年东南亚地区曾一年内连续发生四起假赛丑闻。海涛在接受电竞生态的采访时说:“诚然二三线战队和选手的收入水平跟一线选手差距过大是一个看似能解释这个现象的原因,但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这个圈子里的年轻人太看重钱了,而DOTA2的粉丝也有菠菜的需求,总的来说就是没有买卖就没有假赛,有需求就会有交易。”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很多俱乐部和选手赚不到钱?正如前文所说,Valve没能将电竞资源有效的整合起来,而是选择最大程度的在金钱上去吸引俱乐部和参与者的竞争本性,从而通过高额奖金去维系整个《DOTA2》生态。在此同时,相对“下层”的参与者,包括选手、工作人员等成为了《DOTA2》结构性失调的“牺牲品”,无法得到价值的满足,这也让假赛变得“情有可原”。

不过,官方不是不想解决这种结构上的失调。DPL的建立暂时改善了《DOTA2》在国内的赛事体系。DPL全称中国DOTA2职业联赛,由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办,完美世界官方合作,Mars耀宇传媒承办,打造一个持续全年的职业联赛。最关键的是,二三线队伍有比赛可打了。

除此之外,去年完美世界宣布在今年推进全国高校联赛以及城市争霸赛,进一步完善了中国《DOTA2》的赛事体系,使得普通玩家和最基础的游戏受众有了与顶级的职业战队同台较量的机会,在打通普通人与职业选手之间壁垒的同时,试图建立良性的赛事体系。

但这也让很多队伍尤其是二三线队伍处于异常尴尬的处境。想打Major、Minor和DPL,被一线队伍全方位压制,参加全球高校联赛和城市争霸赛又未免有些难为情。这就导致相当大部分的参与者高不成低不就,在《DOTA2》的赛事体系里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所在。

所以说,如果不解决《DOTA2》赛事制度上的硬伤,那么类似的假赛并不会因为Valve的惩罚、大V的喊话、群众的呼声、以及选手俱乐部的自我约束而杜绝。恐怕这才是让海涛等人愤怒的真正原因。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